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际新闻 > 国际观察>正文

安倍若执意修宪等同政治赌博

时间:2013-07-29 09:53:57    来源: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安倍获胜后的“喜”和“忧”

  7月21日,日本举行第23届参议院选举,自民党以65个议席高票获胜,重返参院第一大党地位。此次选举结果使自民党掌握了对议会两院长达三年的控制权,安倍政府的执政根基得到进一步巩固,同时也让首相安倍晋三有机会成为10年来日本最具改革能力的领导人。

  安倍晋三自去年12月再度拜相之后,一改执政风格和施政特点,尤其在对华政策方面,更是态度强硬、出言无忌。参院选举前,安倍承诺:一方面要振兴日本停滞的经济,另一方面,要加强军事能力。选举结束后,大胜的安倍会采取什么样的执政方针,将是日本国民和全世界共同关注的焦点。

  有专家分析认为,安倍晋三有着“日本的务实”和“强烈的民族主义”的双面性,选举获胜可以让他不受约束地去做更多想做而且能做的具有民族主义色彩的事情。但也有分析认为,安倍选举获胜得益于选民对自民党重振经济的期待,并不代表选民无条件支持安倍的所有政策,一旦经济开始恶化,公众支持就有可能消失。

  目前,安倍竞选纲领中提出的重振经济政策——“安倍经济学”,能否让日本各方面切实感受到经济回暖已成关键,其实际效果即将迎来真正的考验。另外,诸如提高消费税率、调整社会矛盾、恢复核电附带负担以及复杂利益调整等,都是自民党下一步必须直接面对和需要实际切入的现实主题。尽管安倍政府的政治基础已经大大巩固,但由于受多种因素制约,其乐观的观点并不算多。

  国际制约因素。长期以来,日本因为一直遵从和平宪法的制约,才取得了中、朝、韩等遭受日本侵略的邻国的基本信任。一旦安倍执意修宪,撕破和平宪法,即等同于是在进行一场政治外交赌博,结局必将把国家带上歧途,从而重蹈当年对国家战略作出重大错误决定的悲剧覆辙。此外,美国虽然期望有一个强大的日本作为远东桥头堡来配合其亚太地区的战略“再平衡”,却不希望日本有任何破坏目前东亚权力平衡现状的过急举措,这是美国在日本问题上的“红线”。

  国内制约因素。一方面,是民意的制约。在试图结束经济不景气的多年努力失败之后,日本国民这次将选票投向自民党,是希望安倍政府能够成为长期执掌政权来进行经济改革,而不是以修宪为主。另一方面,是其他政党的制约。日本国内党派众多、纲领各异,综合竞争激烈,此次选举,包括非改选议席在内,对修改宪法持积极态度的自民党、大家党、日本维新会等未能达到提议修宪所需的三分之二议席,也就是说,安倍想要修宪就必须要取得公明党的支持才能跨过三分之二的门槛,但公明党反对修改和平宪法,而支持修宪最为积极的日本维新会,这次选举获得的议席仅为个位数,表现实在差强人意。

  上述种种表明,安倍政府的关键时刻才刚刚开始。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